追记扶绥县公安局民警黄福振_自贡时讯网
追记扶绥县公安局民警黄福振
分类:人生感悟 热度:

  永远的人民“孺子牛”

  ——追记扶绥县公安局民警黄福振

  □ 本报记者 蒋欣攸

  “破案神速,一心为民。”2018年11月中旬,扶绥县昌平乡村民李红香第三次带着写着这8个大字的锦旗,来到扶绥县公安局昌平派出所,期盼这一次能够亲手将锦旗送给民警黄福振。可是民警们仍像前两次一样告诉她,黄福振还没有回来。

  李红香很失望,将锦旗交给了民警们,并嘱托他们,等“这个戴着眼镜、个头很壮”的警察回来了,一定要将锦旗交给他,而她要亲自当面感谢他。

  可黄福振再也没有回来,这一声“谢谢”没有来得及说出口,这面锦旗也永远无法送达他的手中。

  为群众安宁长期奔走而积劳成疾,在住院治疗数个月后,2019年2月21日,46岁的黄福振病情突然恶化,经抢救无效不幸离世。

  从警24年来,他全身心投入到群众工作中,群众永远不会忘记他。遗体告别仪式现场,60多名昌平乡的村民自发为他送行。

  灵堂已撤,可那悲痛凝重的气氛仍笼罩着扶绥县公安系统。

  3月30日,在黄福振逝世一个多月后,记者来到扶绥追寻他的足迹,听老百姓含泪讲述他的故事:他为人老实低调,他是警察局里的“老黄牛”,群众们也许不记得他的名字,但是一定知道他的外号“牛哥”……

  从那红了的眼眶、无语凝噎和声声叹息中,记者真切地感受到黄福振与老百姓之间血肉相连的警民关系,感悟到“俯首甘为孺子牛”的“老黄牛”精神。

  忠诚履职,像陀螺一样旋转的生命停止了转动

  昌平派出所的院子里,黑狗仍像往常一样在树荫下等待着执勤归来的主人。二楼办公室,黄福振的警服仍整齐地摆放在屋里,工作牌还摆在办公桌上,桌上的笔记本密密麻麻记录着他到昌平派出所两年来的工作,椅子上挂着他进村时常戴的草帽。

  时间似乎定格在了2018年10月31日,黄福振在昌平派出所工作的最后一天。

  在昌平乡,乡亲们、民警们你一言我一语地追忆着黄福振。面对每一位受访者的泪眼,记者数度无法笔记。

  2016年12月,黄福振从扶绥县公安局刑侦大队调任昌平派出所教导员。在矛盾纠纷多、诉求群体多、上访群众多的昌平乡,派出所的工作千头万绪。5名民警中,一名民警被借调到扶绥县公安局“扫黑办”。上级的专项行动、村民们的家长里短、大事小事都落在了剩下的4名民警的肩上。

  

  “2018年,他几乎将所有的精力放在了化解村民矛盾纠纷上,只请了一天公休假看病。”痛失战友,扶绥县公安局局长谢耀勋仰头止泪。

  2018年5月起,昌平乡木民村个别村民以水泥厂开采石料污染环境、破坏风水为由,煽动村民向水泥厂索取巨额赔偿,并聚众闹事。7月31日,执法人员依法传唤9名当事人,遭到村民围攻。为避免事态进一步恶化,公安机关采取行动,依法拘传了一批现场参与闹事者。

  这一年的5月到8月,黄福振几乎每天都呆在开采石料的矿山维持秩序,化解纠纷,调和矛盾。

  这是桂南地区一年中最热的时候,地面被烤得炙热。没有雨时,矿区像铁锅,下了雨,矿区像蒸汽笼。谢耀勋记得,温度表上显示,烈日下的矿区气温高达40多度,那段时间,在矿区呆上半天他都觉得难以忍受。扶绥县公安局国保大队大队长陈艳回忆,一天下来,他们的防爆服、鞋子可以倒出水。

  

  2018年6月2日,和黄福振一起执勤的陈艳发现,穿着便服的黄福振在不经意间拉起裤腿,露出的是脱皮溃烂的腿,这是不断往上冒的热气烘干了皮肤水分,造成了小腿全部溃烂。

  可是就是在这样常人难以忍受的环境下,白天,黄福振就带着几块饼干,裤兜里揣着矿泉水,上山维持矿山的生产秩序;晚上,他又入户走访村民,引导村民依法依规维护自己的利益,通过法律渠道表达合理诉求。每天晚上11点多回到派出所后,他又整理上报有关治安动态信息,常常凌晨两三点钟才能休息。

  这一年的夏天,黄福振几乎没有回过家。妻子孙映芳记得,丈夫想见孩子和母亲一面,她还得开车送他们去昌平派出所团聚,可是丈夫陪着老人孩子没多久,又要外出执勤任务了。

  孙映芳忘不了这个夏天。6月的一个晚上,黄福振回家取衣物,孙映芳察觉到他明显消瘦,肤色发黑暗沉,并时不时咳嗽,为此,孙映芳叮嘱他抽空去检查。

  可是,检查的时间一推再推。

  木民村的事刚处理完,中国—东盟博览会安保工作、国庆安保维稳工作又接踵而来。直到10月8日,国庆长假结束后,黄福振才利用补休假一天的时间到南宁的医院检查,此时他的大腿已经开始肿痛发痒。

上一篇:ICU医生:在离生死最近的地方 竭尽所能让他们活 下一篇:《亲爱的,你在哪里》曝“牵系”版剧照
猜你喜欢
各种观点
热门排行
精彩图文